趣味文采

    〔烟火人生——百年华诞〕作者:枕石问天

    时间:2020-3-6 0:14:38  作者:枕石问天  来源:网络转载  查看:88  评论:0
    内容摘要:〔烟火人生——百年华诞〕说明自古文人多磨难,在学问之路上跋涉,贵在持之以恒,不断向远处前进,就好比在没有人到达的地方往往有奇美的风景。自古以来具有雄才伟略的人总是经历了很多磨难.
      1920年3月5号,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天际,向世人宣告,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。      

          1987年,受聂华岺邀请,他远赴纽约,参加国际写作大会。期间,给夫人写了如下一封信:不知道为什么,女人都喜欢我,真是怪事。未了,还特意加上一句:当然,我不至于晕头转向,我会随时提醒自己。
            不知道夫人看了是不是笑了:就你?喜欢你湖面的沧桑?抑或是满嘴的金牙?
            我是笑了。他17岁爱上夏淑芬,给她写情书。其父在一旁瞎咧咧的指挥着,手舞足蹈,幸灾乐祸的唯恐天下不乱。
            可欢乐总是那么短暂,幸福却又那么绵长。被夏淑芬三伏天蹬棉被一样蹬掉后,他把自己关在旅社,二天二夜不吃不喝。吓坏了店主,怕他自杀,告知了朱德熙。德熙卖了自己物理书,去哄他下床。他从话里听出了某种味道,一个鲤鱼打挺,跟着德熙去了餐馆。酒饱饭足后,不哭不闹,也不上吊。
            “我二伯妈非常喜欢我。”“我外祖母非常喜欢我。”“我后妈非常喜欢我。”“我父亲非常喜欢我。”从不怕念出茧来,也不惧闪了舌头的逢人就说。并且把这种喜欢,移植到初恋身上。1991年回高邮时,低声下气的请求夏淑芬,给过机会登门拜访。
            与其说他选择西南联大,是冲着沈从文的金字招牌去的,不如说是奔着其开放的学风去的。有人说大学之大,不是面积之大,学费之大,而是学术之大,包容之大。
            皮名举的课,他不喜欢,逃。沈从文的课,他喜欢,也逃,像极了石头。不喜欢英语,考试时酣梦周公,像极了高考9分的雀儿。体育课睡觉,四年8个金鸭蛋,想是高邮盛产鸭蛋,吸食成瘾。
    〔烟火人生——百年华诞〕作者:枕石问天   
    中国最后一个文人和士大夫,汪曾祺。
    他是夜猫子,白天睡觉,夜间活动。睡在他下铺的兄弟,一年到头难见他一回,只能狼嚎“睡在我上铺的兄弟,你总是悄无声息。”
            自古文人相轻,他也不例外,说中国散文一是败在杨朔手里,二是败在刘白羽手里。只佩服鲁迅,沈从文和孙犁。后来觉得自己和孙犁平起平坐,就换成废名。
            他看不上别人,自然就有人看不上他。他就写了栀子花一文“栀子花粗粗大大,又香得掸都掸不开,于是为文雅人不取。栀子花说,去你妈的,我就是要这么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?”  
            91年回故乡高邮,参加名人签名活动。看到一知名女作的签名,冒出一句“凭她也配?”后知后觉自己失态,立马闭上了嘴。
            他夫人施松卿是华侨子女,和杨振宁同班。素有“林黛玉”之称,后转入外语系。因羡慕其文才而相好。同学朋友聚餐,二人桌下勾脚捏腿秀恩爱。还生怕他人不知道,臭美着“我现在有人管了,她不允许我这个,也不喜欢我那样。”在《牙疼》和《落魄》两文里,都有着施松卿的影子。

    〔烟火人生——百年华诞〕作者:枕石问天

            他惧内。夫人想写一篇《遛鸟》,他喜欢这个,和遛鸟人唾沫星子飞溅的相见甚欢。夫人见他滔滔不绝,交给他代笔。他说:哎,你们这稿子算什么嘛。夫人杏眼一瞪“你地无一亩,房无一间,住着我的房子,你还想怎么滴?”他立马闭嘴,二天后乖乖呈上文稿。男人啊男人,结婚前一定要先置地买房,余钱养老。”
            他是女奴。二女儿惧妈,只能向他撒丫。这儿一拽,那儿一拨,他头上全是花花绿绿的小辫子,疼得哇哇乱叫,乱动。三次禁闭,尚未受过这等虐待。女儿不高兴了“别动,马上就好。”
            “好看么?”
            “好看”,我家二个闺女就是能干。
            
            “新沏清茶饭后烟,自搔短发负晴喧。”他搬家后,家人欲挂高尔基画像,他不高兴了。“挂了40年,也该挂挂我的了吧。”家人换上其刊登在《纽约时报》的大版横幅,他看着,二傻子一样的笑得口水直流。作品得不到家人认可时,他嘟噜着说“我可是要进中国文学史的”。女儿笑得花枝乱颤:“老头,就你?”他不高兴了,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,转身去了书房。
            “人间存一角,聊放侧枝花。欣然亦自得,不共赤诚霞”。不管是“落拓青衫载酒行”,还是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,他从不曾放弃兴趣,选择现实。放弃自我,沦为众人。

    〔烟火人生——百年华诞〕作者:枕石问天

            今天,是他一百年华诞。受困于冠状,举国上下只能宅在家里来祭奠他——中国最后一个文人和士大夫,汪曾祺!


    相关评论
    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    易知推荐

    Copyright © 2015 易知网 版权所有 / 鲁ICP备16006108号-1